与汝城六中校长朱聘生面对面:以我半生,许孩子一个未来

与汝城六中校长朱聘生面对面:以我半生,许孩子一个未来

郴州市汝城六中校长朱聘生。

49岁的朱聘生是郴州市汝城六中的校长,这所汝城县城名声最盛的初中,办学不过十个年头,却成为了汝城近年来全部清华北大学生的生源输送地,可谓人人称道,风光无两。

但朱聘生从不夸谈这些成绩。见面时,他正在给办公室里的几盆吊兰浇水。去年教师节,他在农村教书时带的第一拔学生前来拜访,给他送来了几盆吊兰。这兰花,朱聘生摆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君子如兰,他希望借着兰花提醒自己,看淡名与利,守住育人的初心。

教书育人,哪里都一样

1994年,朱聘生从师专毕业,被分配到汝城县的一所农村学校——泉水中学教书。从小在城里长大、城里读书,第一份工作却要去农村,“好不容易进城又掉进泥里”,亲戚朋友难免替他不快。“当老师,就是教书育人,在哪里都一样。”朱聘生没有多想,提着行囊到了乡下,一头扎进了农村的三尺讲台。

农村学校缺老师,学历史出身的朱聘生既教语文又教地理,还当上了初三年级的班主任。为了教好不熟悉的学科,他捧着书,没日没夜地学。可怎么和学生打交道,20岁出头的朱聘生并没有经验,只能凭着一腔热情,慢慢摸索。

朱聘生看起来不苟言笑,实则心思细腻。他察觉到班上有个女学生,学习成绩中等,不爱说话,上课时常常眉头紧皱,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于是,朱聘生特别布置了一道“谈理想”的作文题,鼓励大家写下自己的心里话。作文交上来,朱聘生才明白,女生想继续读中专,但担心考不上,更怕没书读要出去打工。

朱聘生在作文的后面,写了很长一段话,他鼓励她不要有太多顾虑,享受为梦想努力的过程,不要为不确定的未来杞人忧天。在作文批语中,两人一次次对谈,朱聘生像一位善解人意的“笔友”。以后上课时,女生挺直了背,脸上多了笑,眼里有了光,不知不觉快乐了起来。

接下来的故事很励志,那位腼腆的“笔友”考上了中专,当上了老师,此时此刻,她和年轻时候的朱聘生一样,正在乡村的讲台上,呵护着孩子的梦想。

“我们汝城山多地少,发展经济底子薄,山里孩子想要改变命运,只有读书这一条路。”朱聘生说,当初义无反顾地去农村,并没有什么崇高的理由,只想着那里的孩子需要老师,而自己,或许能够帮到一两个。

何止一两个?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些年来,仅仅汝城一地,就有一百多位老师曾经是朱聘生的学生,曾经坐在他的课堂上,听他一遍遍讲起山外的故事。而今,他们接过朱聘生手中的粉笔,继续着这份美好的事业。

在孩子心底,种一朵蔷薇

朱聘生眉毛粗黑、眼神深邃,初见时给人不怒而威之感,但应了那句“心有猛虎,细嗅蔷薇”,相处久了,你总会被他内心的温柔折服。

2009年,汝城六中建校,朱聘生调任政务主任,同时负责学校的德育工作。汝城六中由三所学校合并而成,当时1800多名学生中有不少留守儿童,还有跟随父母进城的农村孩子,不同的成长背景,各有各的青春心事。因为家庭教育缺位,有的学生行为习惯不好,严重的打架闹事,难以管束。

一名曹姓学生就是这样一个“刺头”。早在来汝城六中之前,朱聘生就听过他的“事迹”——伙同一帮“兄弟”,以破坏纪律、挑战权威为乐事。

开学后不久,他就挑头砸坏了教师办公室的玻璃。朱聘生把他唤到办公室,少年想着要挨批评,梗着脖子歪着头,像一头犟牛。“小伙子长得蛮帅的嘛,来,先坐先坐。”朱聘生并没有劈头盖脑地诘问,反倒客客气气请他坐下,这一下,他懵了,拘谨地坐下来,满脸羞得通红。

没有批评,只是问父母在哪里做事,最近读了什么书,有没有玩得来的小伙伴。一次、两次,看似琐碎的闲谈,让桀骜的少年渐渐卸下了防备,两人成了“忘年交”。曹姓学生开始主动承认错误,一点一点改正,他说,“没有校长,我怕是变成了坏人”。

学生,向来是朱聘生办公室的常客。他要求全校老师每人帮扶几名学生。学习上的难题,生活中的迷茫,大家都知道“有困难,找校长”,似乎只要朱校长在,就有指路的灯。

除了面对面的促膝谈心,朱聘生还把德育的课堂搬到了校园之外——在敬老院为孤独的老人们送去温暖;在濂溪书院接受传统文化的洗礼;在“半床棉被”故事的发生地聆听红色故事……不同成长背景的孩子,因为在汝城六中共同的求学时光,被镀上了同样优秀的底色。朱聘生不无骄傲地告诉我们,过去五年,六中的孩子在各类比赛中获得国家级奖59项,省级奖98项,市级奖项196项。

用大半生,许教育一个未来

“汝城六中,不是我一个人的学校,而是在座每一位的。”这是教职工大会上,老师们听朱聘生讲得最多的一句话,也是汝城六中250多人的教师队伍,一往无前的动力所在。

2015年担任汝城六中校长后,朱聘生狠抓质量兴校,全面推行课堂教学改革。老师们原创的“一二六”课堂教学模式,不仅为学校捧回了“湖南省课改样板校”的荣誉,更唤醒了大家教学教研的热情。精彩高效的课堂让学校于2017年、2019年,两次捧回郴州市教育教学质量管理奖。过去五年,学校有30多位青年教师成长为市县级骨干教师。

老师们干事创业,朱聘生为他们做好“服务”。九年级班主任兰东胜记得,因为名额饱和,学校多年没有评定职称。朱聘生去郴州市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提交报告,几番周折,学校停了十年的教师职称评定终于重启。报名、提交资料、集中评议……公开透明的程序,让大家吃下了定心丸。但完全符合申报条件的朱聘生却放弃参评,他说,“把机会留给老师,他们等了太久了”。

治校公正开明,才经得起阳光的照耀。朱聘生的坚持,赢得了老师的信任,也换来了家长的支持。汝城六中是汝城县甚至郴州市第一所将家长请进学校监考的中学。家长们自愿代替老师进行监考,既能看看孩子在学校的真实状态,也能亲身感受到老师的不易。

“打开门来办学,是我们的‘教育自信’”。朱聘生笑道,若是能够潜移默化地改变家长的教育观念,把他们拉进“家校共育”的队伍,我们的教育又多了一份助力。

华灯初上,点亮了山区的夜。汝城六中的教室里,学生们在温习功课,老师在一旁陪伴,家长志愿者守着校门外的交通岔道,大家守在各自的岗位上,用教育改变着这座湘南小城的未来。而把大半生都献给汝城教育的朱聘生,退到幕后,和他的兰花一起,“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通讯员 余娅 白洁 黄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