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长沦为逃犯的背后:云南省农信社“三驾马车”均翻车,涉案近2亿,妻子因协助潜逃获刑,窝案余波未了

文/周勇

受贿2700余万元,滥用职权致国资损失1.47亿元,西南林业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校长蒋兆岗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蒋兆岗被称为“落跑校长”,他涉案潜逃,仅仅20天后就被抓获归案。应云南省监察委的要求,云南省公安厅对其发布A级通缉令,这是全国首例应监委要求发出的通缉令。

蒋兆岗大部分违法违纪行为发生在他担任云南省农信社党委书记期间。他与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万仁礼、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党委副书记、主任罗敏被并称为云南省农信社联合社的“三驾马车”。在他们的身后,是资产总额突破1万亿元的云南省第一大金融机构。如今,这“三驾马车”全部脱缰翻车。

2019年8月,云南省农信社腐败窝案再起余波,作为蒋兆岗的妻子,中国招商银行昆明分行金融客户五部原总经理徐瑞丽因犯受贿罪、窝藏罪,被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判决书显示,徐瑞丽在蒋兆岗通缉令发出的当天晚上,协助丈夫潜逃,并在其藏匿期间给他送过现金、收音机、食物等。

大学校长沦为逃犯的背后:云南省农信社“三驾马车”均翻车,涉案近2亿,妻子因协助潜逃获刑,窝案余波未了

省农信社“窝案”主角

相关履历显示:1964年9月出生的蒋兆岗,为云南玉溪元江人,曾是学校的文科状元,一度受到乡亲父老夸赞。蒋历任云南财贸学院团委副书记、书记,云南财贸学院副院长,云南财经大学副校长等职。2011年2月,任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以下简称省农信社)党委书记。2016年2月,任西南林业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至落马。

2008年是蒋兆岗仕途的重要一环,他被选调到云南省政府担任副秘书长,对口服务时任省委常委、副省长曹建方(被查处)。在跟随曹的四年间,蒋兆岗显得十分活跃,工作也很卖力,通过努力工作获得的成就感让蒋引以为豪。也正是在那四年里,他受到曹建方霸道作风的影响,感受到权力带来的巨大诱惑,他心态渐渐失衡,三观开始发生变化。

曹建方在云南官场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他先后担任云南省财政厅厅长、楚雄州党委书记、副省长和省委秘书长。2011年2月,蒋兆岗在曹建方“关心”下,被提拔为正厅级领导干部,担任省农信社党委书记,成为云南省“最大银行”的一把手。

出任省农信社党委书记的蒋兆岗,对曹建方感恩戴德,甘愿成为曹谋取私利的工具,积极为其充当“马前卒”及“利益代言人”,在工程建设承揽、干部任用、职工招录等事项上对曹建方唯命是从。另外,蒋安插亲属、亲信进入省农信社各个重要部门和岗位任职,方便其获取和输送利益,严重污染了省农信社的政治生态,使省农信社成为窝案频发的腐败温床。“我看到曹建方的问题比我还多,比我还突出,他也没出事,这就助长了我的问题,从变心到变质。”落马后蒋兆岗自叹。

云南省农信社有三位正职领导,分别是党委书记、理事长和主任。自2011年2月之后一段期间,三位“一把手”分别是:党委书记蒋兆岗、理事长万仁礼、主任罗敏(系曹建方的情妇)。上述三人被业界称为云南省农信社“三驾马车” ,蒋是“三驾马车”中的老大。三人之中率先被查的是罗敏。罗敏落马后,2017年6月,万仁礼被查。蒋兆岗的受贿案,大多数事件都发生在他担任省农信社党委书记期间,蒋可谓是云南省农信社“窝案”的主角。

反腐专题片《激浊扬清在云南》第四集《“三驾马车”的不归路》介绍了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的腐败窝案情况。据专题片介绍,罗敏和曹建方保持了十余年情人关系。2019年1月,经中共云南省委批准,云南省监委对云南省农垦总局规划统计处原副调研员(中共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严重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经查,曹建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经云南省监察委员会会议研究并报中共云南省委批准,决定取消曹建方退休待遇;收缴其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目前,罗敏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半,并处罚金350万元;万仁礼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0万元;曹建方秘书吴敏章因受贿111万元获刑四年半。司法机关尚未披露曹建方一案的审判情况,云南省农信社“窝案”还是余波未了。

大学校长沦为逃犯的背后:云南省农信社“三驾马车”均翻车,涉案近2亿,妻子因协助潜逃获刑,窝案余波未了

贪婪受贿 包养情妇

到案后,蒋兆岗向办案人员忏悔承认,自己六项纪律全违反,面对镜头,蒋兆岗说自己“没有敬畏组织,敬畏法纪。少知而迷,无知而乱。在这方面,我确实是法盲”。

2010年初,时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的蒋兆岗,在与朋友聚餐过程中,认识了未婚女性龚某。龚某长得漂亮、性格温柔,在向蒋兆岗的频频敬酒中,蒋一见倾心。此后两人时常出入高档酒店,迅速发展为情人关系。为了满足包养情人的需要,蒋兆岗四处敛财。同时,为掩人耳目,他萌生了让龚某出境“躲风头”的想法。有一天,蒋与“老朋友”闫某在茶楼喝茶时,表露出自己想在新加坡买房的意愿。约莫过了一个星期,闫某为蒋在新加坡购置价值300多万新加坡元的房产,并由其情妇龚某居住。为此,蒋兆岗利用职权便利,先后多次为闫某在承揽工程、贷款、出售办公楼等方面提供帮助。

在出任省农村信用联社党委书记的几年里,蒋兆岗的欲望之门越开越大,他肆意妄为,疯狂敛财:为某公司总经理何某提供贷款帮助,收受何某购买的价值250万元的农信社股金250万股;为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承揽省农信社“智慧农信”项目提供帮助,收受李某财物价值共计55万余元、美元3万元;为某大学职工姚某在贷款业务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姚某现金30万元……

作为省农信社党委书记,蒋兆岗又打起了干部人事任用的主意。为了牟取更多的私利,蒋唯我独尊,大权独揽,卖官鬻爵勾当干得“风生水起”。检察机关指控:蒋兆岗收受下属姜某现金6.5万元、黄金500克;涂某某现金5.5万元;胡某某现金4.5万元;施某某现金4.6万元、美元5000元;唐某某所送银行卡30万元;李某某所送13万元……在省农信社任职期间,蒋兆岗利用自己的职权和职务,在办理贷款、企业融资、承揽工程项目、干部提拔调整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牟取利益,大肆收受他人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2700余万元。

大学校长沦为逃犯的背后:云南省农信社“三驾马车”均翻车,涉案近2亿,妻子因协助潜逃获刑,窝案余波未了

任性用权导致国资损失1.47亿

蒋兆岗在云南省农信社任职的最后一年,任性用权达到顶峰,他要求各级农信社大规模收购固定资产,昆明几乎每个区的农信社都购置了新的办公大楼。昆明五华区农信社购置位于北京路的置地广场项目,由云南中原实业地产公司承建。由于该公司资金链断裂,造成五华区农信社的“置地广场”项目停工至今。中原实业公司为闫某及其兄弟共同经营,案情显示,闫某行贿蒋兆岗及其妻子、情妇,从而顺利从省农信社贷款融资,接手置地广场项目。项目还没建好,中原地产已欠下巨额债务,致使置地广场这样一个“标志性”工程成为昆明著名的“烂尾楼”。

起诉书称,2006年到2015年,闫某向蒋兆岗的妻子徐瑞丽、情妇龚某行贿新加坡房产一套(价格为332万新加坡元)、491万人民币以及28.84万新加坡元。按照蒋兆岗的要求,闫某安排员工与龚某合作开办重庆江北区晨江公司,闫出资400万元。

闫氏兄弟起家曲靖市,通过蒋兆岗妻子徐瑞丽与蒋熟识。闫某与五华区农信社理事长姜华的关系也不错,姜华通过闫氏兄弟进而攀附蒋兆岗。2011年到2016年,为了晋升职务,姜华送给蒋兆岗妻子徐瑞丽11.933万元人民币和500克黄金。徐事后告诉了丈夫。

除了置地广场,闫氏兄弟与蒋兆岗的利益之手也伸向曲靖。公诉人说,蒋兆岗涉嫌国有企业人员滥用职权罪,造成曲靖市农信社损失1.47亿国有资产:在曲靖市农信社业务楼项目未经省农信社审批获得立项和批复情况下,蒋兆岗擅自决定由曲靖市农信社主任李艳坤与闫某签订合同,并指使曲靖市农信社于2013年至2016年向闫泰丞的公司支付购房定金1.1亿元和农民工工资0.37亿元。该项目于2015年停工至今,项目用地已被申请司法强制执行,造成曲靖市农信社损失1.47亿元。曲靖市农信社有关人员证实称,“那幢业务楼打好地基就停工了。没有内部问责或处理”。项目停工的同年,曲靖市农信社主任李艳坤履新昆明市农信社主任。由于蒋兆岗在职务晋升方面照顾他,李艳坤向蒋行贿3万元,向其妻行贿5万元。

酝酿已久的逃亡

2017年下半年,云南省纪委根据相关问题线索,对蒋兆岗进行组织谈话。心中有鬼的蒋“沉着应付”,隐瞒个人财产的申报,向组织推诿、否定相关情况和问题。但实际上,生怕暴露违纪问题的他,越来越感到忐忑不安。

他先安排情人龚某到新加坡避风头、悄悄退回受贿的部分财物。然后,采取找关系帮忙说情、向上级领导虚假汇报谈心的方式,企图蒙混过关。为能及时获取“消息”,蒋兆岗又打起腐蚀纪检干部的主意,买通一名涉世浅薄的“内线”。同时,他授意妻子以朋友名义,在昆明市区购买一套公寓,准备出事时藏身用。

2018年5月9日,蒋兆岗从“内线”处得知省监委将对他采取留置措施后,强装镇定参加完活动,回到家中把曾经与外界联系过的一部手机烧毁。一想到东窗事发自己将跌入牢笼,心中万念俱灰。他藏匿在自家车库中,吞下了二十几片安眠药。“可能安眠药时间长了,失效了,昏睡了两天后,我又醒了过来。”

之后,在妻子的协助下,蒋兆岗藏匿到事先准备好的一套公寓中。

蒋兆岗的出逃让办案机关大为震惊!云南省公安厅5月10日发布通缉西南林业大学校长蒋兆岗的A级通缉令。通缉令公布了蒋兆岗的身份证号码、护照号码和大陆居民往来台湾地区通行证号码。通缉令同时宣布,经省监察委同意,对发现线索、举报查实的个人或单位,奖励人民币5万元;对抓捕归案的个人或单位,奖励人民币10万元。

“在煎熬中度过的20天,那是非人的生活,我怕被抓到,有点动静就紧张,很绝望;感觉有一个魔鬼般的声音在时刻对我呼唤:结束自己的生命,摆脱目前的状态。”蒋兆岗回忆说。藏匿的公寓,只有简单的生活必需品,没有书籍、杂志,没有电视机。妻子送来的收音机听了几天也没电了。百无聊赖中,蒋兆岗把一份家电的使用说明书读了一遍又一遍,以此来打发时间。

2018年5月30日晚,省追逃办经多方侦查,在昆明市盘龙区一公寓内将潜逃人员蒋兆岗抓获。云南省监委对其采取留置措施。“我滴血的教训是:千万不要相信所谓朋友各种信誓旦旦的豪言壮语;千万不要被所谓朋友各种感谢、略表寸心的虚情假意和行为打动。我就是忘了初心,给云南政治生态这个蓝天白云捅了个大洞,给党抹了黑,给云南的领导干部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我万分后悔。”看守所里蒋兆岗痛心疾首、泣不成声。

大学校长沦为逃犯的背后:云南省农信社“三驾马车”均翻车,涉案近2亿,妻子因协助潜逃获刑,窝案余波未了

妻子被“坑”进牢房

2019年8月15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份刑事裁定书,当事人正是西南林业大学党委原副书记、原校长蒋兆岗之妻,招商银行昆明分行金融客户五部原总经理徐瑞丽。

法院在审理中查明,2013年至2015年间,徐瑞丽利用蒋兆岗担任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伙同丈夫或者独自收受贿赂。2018年5月11日晚,被告人徐瑞丽获悉蒋兆岗被通缉后,驾车从昆明云南财经大学康园小区,将丈夫送至昆明市盘龙区城市之光小区躲藏。同月21日、26日,徐瑞丽还先后到该公寓给蒋兆岗送现金、收音机、食物等财物。几天后,徐瑞丽在云南财经大学康园小区被抓获。

徐瑞丽利用其丈夫蒋兆岗担任领导职务的便利条件,为他人谋取利益,共同索取贿赂人民币90万元、收受贿赂人民币10.5万元及1万欧元,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在丈夫涉嫌犯罪被通缉后,徐瑞丽为蒋某提供隐藏住所,逃避抓捕的行为还构成窝藏罪。

另据媒体报道,徐瑞丽还长期默许丈夫情妇的存在。

经云南省临沧市人民检察院一审和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徐瑞丽因犯受贿罪、窝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窝藏案犯的一处房产依法予以没收。

(本文除被告人外,其余均为化名)

本文由树木计划支持,【检察风云杂志】出品,在今日头条独家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