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抄袭的学校就是烂学校

校长抄袭的学校就是烂学校

【杨树军专栏】

校长抄袭的学校就是烂学校

原创作者|杨树军(深圳市固戍小学校校长)

我比较好奇的是,那所校长抄袭的学校是一所怎样的学校。比如那里校长与教师的关系、教师与学生的关系都和谐吗?都正能量吗?那里有着什么样的价值取向呢?

学校是什么地方?良心在兹,斯文在兹。我们相信一所学校有没有正能量,跟她的整体氛围有关系。它包括校园里的一石一木,以及校园上空空气的味道。校长在台上拿腔作调,当自己是大人物,老师在班里就口是心非,过度关注显性成绩。那些小班干部们在同伴面前则狐假虎威,欺负良善。

教师怕校长的学校,学生自然怕老师。而装腔作势的习气与僵硬的人际关系就是师生弄虚作假的土壤。假以时日,这些会变成学校的价值观并深刻影响学校的每一个角落。

没有人天生就喜欢造假。所有人都清楚的是,一个人是否具有善良、人性、同情心、热情、责任感、活力、创造力、独立性这些重要品质,肯定不是一张试卷可以测定出来的。如果你的评价注重定性,不总是盯住小数点后面,大家弄虚作假的积极性就没那么高。

如果一所学校坚持以学生为出发点,学校与教师的关系便会单纯而友好,教师与学生、班级里孩子们之间的关系也是积极而健康的。如果学校切实奉行全面信任、依靠学生,作弊根本就无法施行。作为教师,考试时让好学生“帮助”差生的话你就说不出口——即便你进行了某种暗示,学生也会自动抵制。

一大群不聪明的人为了“利益(名气)”一直在勤奋地做着蠢事,这就是今天学校教育的道德问题。究竟是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但他们最初都是从某次考试作弊开始学坏的。

热衷荣誉的校长背后必然有一个急功近利的学校。

一位科研人员研究了半天,实验结果却不支持他的理论,怎么办呢?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修改实验数据。事实上,中国的科研人员这样干的不是一两个——因为他们缺乏对自己专业最基本的尊重。

一位校长、一位以阅读推广为事业的人会把别人的文字拿来换成自己的名字出版,这是有多么不尊重自己的职业啊!

作为校长,获得太多个人拿荣誉未必就是一件好事。你那么耀眼,老师只能做星星,老师觉得自己很重要,学生就变成了抽象符号。他们存在的价值就是为了帮助你们取得荣誉。校长拿了那么多荣誉,一方面是在挤占教师的机会。老师肯定抢不过校长,但他可以从学生和家长手里抢。另一方面你是在以行动告诉老师,校园里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事实上,同行们都清楚,今天校长手上资源充足,还有多少奖牌不能以某种形式的利益去置换呢?这样的奖牌只具备炫耀的价值。每一个校长思考的问题应该包括:学校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比那一点零碎知识更重要的是如何保护他们面对周围世界的热情,以及在真实情境中去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些将会深刻影响他的一生。

所有这一切,孩子们都可以藉由阅读去完成。阅读本身当然很难被当成耀眼的成绩,而漂亮的卷面分数造就的可能只是一群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再多的荣誉证书都不可能撑起一个善良、诚信、有担当的人格。

学生身心健康,诚实善良不就是一所学校最了不起的荣誉吗?

校长公然、无感地抄袭作弊,这会怎样深刻地影响一所学校的价值观呢?

你精心挑选几句话写在墙上没那么容易就变成了你学校的价值观。我们更相信,校长的学识修养、喜怒哀乐,乃至她的言谈举止最终指向的就是该学校的价值取向。

你满足于上传下达,刷题考试只能证明你的学校根本就没有价值观。你装神弄鬼、玩弄权术、出尽风头——你取得了许多成就,但它们都毫无来历。这样的地方严格来说都不能叫做学校。

校长最重要的意义就是示现是非善恶,引领学校的价值取向。我们相信校长可以什么都不做,更不必什么都会。你上示范课、演讲、出书,甚至唱歌、烹饪,无所不能,那已经不是为了表达热爱生活,只是为了逞能。你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也可以很热爱生活的,如果整天咋咋唬唬只证明了你内心的浮躁。你不可能既是社会上的道德模范,同时是一位专业的教育管理专家,还是一个价值引领者——你似乎是在证明自己是个圣人。

学校的特殊性在于它不是为了完成一个特定的、具体的目标。六年或十二年里,一个人从稚朴的顽童变成了青涩的少年,在这个过程中学校究竟改变了他多少?这就是学校的大是大非。

中国传统士大夫以立功、立言、立德为人生终极追求,齐家治国平天下都只是修炼内心的方式——而成为君子一直都是中国读书人的最高理想。一所学校,你的智慧、快乐、善良就是最好的教育资源;好学校里人与人的关系轻松而简单——你身体不舒服就该回家休息,家里人有需要你也可以轻易请到假,不必整天苦哈哈地为各种荣誉奋斗。一副很悲壮的表情,容易教坏小朋友。

校长的权威可以仅仅依靠其内心的道德力量,而非某个体制赋予你的权力——更不应该是一大堆堂皇的荣誉。

但是至少还有一种可能,那位抄袭的校长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她只是一位“傻白甜”——跟学校的价值观无关,跟校长的道德感无关。

接下来可能还是那个老套的问题了,是谁让一个“傻白甜”去领导一所学校的呢?《孟子·公孙丑》中提出的理想状态是:“贤者在位,能者在职。”对于一位领导者而言,他的德行比他的能力更重要。

因为一位缺乏道德感的领导者可能传递的是错误的到价值观。传递错误价值的学校跟好坏没有关系,它事关对错,错误的教育培养的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彻底丧失了底线的人。这样的学校就是在为社会源源不断地输送野蛮人,最后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深圳的公办学校,哪一所不是一位难求呢?有如此名师加持的学校更应该是百里挑一了吧?坏老师祸害的是一个班级的孩子,如果是校长,那所学校必定就是最烂的学校了——不管学校旁边的房子多贵,家长们都上当受骗了。

校长装腔作势,急功近利,学校必然弄虚作假,乃至祸乱丛生……追逐尽可能多的荣誉,这是长期应试教育下对分数过度追求在校园里的衍生物。我们当然不需要为这个一无是处的世界负责,但也不应该心甘情愿地赞颂它,推动它。

我们无力改变这个社会,但至少可以保持一个愤怒的姿态!

(本文为杨树军校长原创投稿)

校长抄袭的学校就是烂学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