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好校长成长的沃土

刘永和/文

刘永和,南京市人民中学“永和工作室”主持导师,原南京市教科所所长,原南京市教研室书记,江苏省特级教师,教育部“西部支持计划”专家组成员,中国教科院国内访问学者。

《校长》:好校长成长的沃土

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这是一个已经被无数次证明了的不争事实。让教育家办学,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要让一批教育家担任校长。然而,教育家型校长的成长又绝非易事,绝非一蹴而就,除却需要自身的艰苦努力之外,还要有许许多多外在的支持与帮助。我以为,“华人时刊”《校长》杂志就是一方好校长成长的“沃土”。

一段长长的教育教学的迷茫阶段。

1977年,在南京市江浦县大桥乡河北村小学当过半年代课教师,教过半年初二语文;当时高中生的我总体感觉是,学生可能给我教糊涂了,却把我自己教清醒了,最起码,我把糊里糊涂的语法搞清楚了。当年,恢复高考的第一年(1977年),我考入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读书4年,为做一个好教师奠定了比较坚实的基础,而且,在校公开发表“考据”论文1篇,做了一些教育研究的尝试。大学毕业分配在江浦县永宁中学,工作了5年半,官至教导主任,从语文教学研究到学校教育管理,都做了一些思考,但一直处于迷茫之中。

一段复杂的教育管理的摸索阶段。

1987年,我调入江浦县中学,在那里工作了13年,历任班主任、年级组长、政教处主任、办公室主任、党支部副书记、常务副校长,主持4年学校工作;开始对学校管理进行思考与研究。这一阶段主要思考的是学校内部管理与教师队伍建设,特别是迎接省重点中学检查验收,确实是一次洗礼。2000年参加南京市政府公开招聘,被聘为南京市直属学校中华中学副校,参与了学校101年的校庆筹备与国家级示范性高中的检查验收;2001年调入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所担任11年所长;一直是一边干,一边想,一边摸索;成功也是有的,失败也有不少,还遇到了不少的矛盾,一路磕磕碰碰,酸甜苦辣五味杂陈。

一段深入的教育研究的思索阶段。

2012年,突然调我到南京市教学研究室做书记,这是一个陌生的领域,也是一个全新的工作岗位,正当我感到迷茫与困顿的时候,《校长》杂志社编辑来到教研室对我进行了采访,那种认真负责态度与实事求是的精神让我深受感动;采访稿的题目是《自称“泥腿子专家”的刘永和》,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进行了全面的梳理。从语文教育改革,到学校部门管理;从学校内部管理,到教育教学研究,应该说,在《校长》的引领下,我对于教育与研究的认识更加深刻。

一段密切的相辅相成的合作阶段。

这以后,我有幸担任《校长》杂志的学术顾问,更多地参与了《校长》的采访、宣传、组稿、推荐等工作,也就更加深入地理解了《校长》,这是一份主要为基层学校一线校长提供学校管理、教育研究、教学改革的宽阔平台。在这过程中,我推荐过南京一中、中华中学、人民中学、临江高中、鼓楼幼儿园等学校接受了采访,推荐了发表汤山中学言明才校长的教育管理案例《“菜鸟”的涅槃》等一批论文,我自己发表了《我的“教育工匠”之梦》等文章。

《校长》,真的是好校长成长的“沃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