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广海:爱听会听的校长

“不盲目跟风,是我时刻对自己的警醒。”作为安徽省一所百年名校,合肥市南门小学党委书记、校长费广海治校更加看重过程,而非结果。学校里全员性、选择性、自主性的社团活动,让每一个孩子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项目。而他也常跟因名校光环而倍感压力的老师们说:“不求当第一,只求有收获。”外界越是嘈杂,越是要听从内心的声音,和自己达到一种共情的状态。这是费广海用他的笃定平和的眼神与语调,时刻传达给每位师生的。

与教师“共情”,是费广海一直努力习得的能力。在他看来,打破框架和束缚,去听一听基层教师的声音,对于治校至关重要。

2006年,费广海调任一所拥有60多年历史的老学校担任校长,在“老路子”中如何寻求“新突破”?

“让全体教师参与制定学校发展规划”,是费广海布置给学校教师的第一个任务。“要让老师在教案之外找个人发展的问题,找学校发展的问题。”不拘形式、不要求篇幅长短,只说出内心真实感受即可。这一份“不走寻常路的作业”让教师们开始探寻三尺讲台外的世界。

“对年轻教师的支持力度不够”“设备设施亟待更新”“文化活动有待加强”……一系列问题从教师们的切身感受中暴露出来,“从问题出发,刀刃向内,锐意改革”让这所老学校重获了新生命。

2010年,费广海来到南门小学,在这所优质学校里,费广海依然秉持“与教师共情”的初心。一学期一次的教师座谈大会,“说说工作流程上还存在什么问题?”“目前得到的帮助是什么?”“在未来还想得到什么帮助?”费广海向老师们询问的系列问题,直指他们的切身利益。每次会议结束,费广海的笔记本都满满记录着老师们的诉求,一条一条,对标整改。“有些东西,老师看得见,校长不一定能看见,而这些隐蔽的短板就是一所学校是否能够超越发展的关窍所在。”

如果老师日日麻木重复、循规蹈矩,那么学校便宛如一潭死水,“校长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激发教师的‘挑战感’。” 费广海说。

如今,教师车媛媛仍然难以忘记两年前,当她手捧全国中小学实验教学说课竞赛奖杯回来时的激动心情。要知道,那时她才入职刚满一年时间,在南门小学的平台上,她完成了一个年轻教师的华丽蜕变。

谈起这件往事,车媛媛说,当得知自己要参赛的消息,校长立即组织了一支由班子成员、学科优秀教师组成的后援团,每日出题,针对自己在实验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悉心改正,不到半月,便圆满完成了小学阶段所有科学实验的说课活动。而当自己成功进入全国竞赛,费校长又通过各种方式联系到了省级教研员和师范大学教授帮助自己获得更大提升。

多少年来,费广海一直记得当年走进他办公室,告诉他六一儿童节节目一点儿也没意思的那个小男孩,这让他反复警醒自己不要走入“自以为是”“强加于人”的学校教育。俯下身来,站在孩子的角度思考问题,期待每一个孩子慢慢成长,是费广海反复向老师们传达的理念。

在多次教师大会上,费广海都会向老师们提到一个案例。在一次推门听课中,教师的一句无心之语却引起了他的思考。学生课上说:“秋天的雨浇开了绿菊花……”老师打断了学生的发言:“纠正,没有绿菊花。”

课后,费广海找来老师谈心,他设身处地告诉老师:“如果我是你,我可能会这样说,‘这位同学,你见过绿菊花吗?’由此启发学生的发散思维,不轻易否定,保护他主动发言的勇气;接着可以问其他同学,‘你们见过绿菊花吗?’以此启发大家主动思考,改变被动学习方式;如果大家都没有见过,那么也要表扬这位同学的想象力,‘期望你努力学习,成为一位伟大的园艺家,培植出美丽的绿菊花’。”

在南门小学,每个六年级学生都会在毕业之前获得一次独立生活的特殊体验。他们将远离父母,在户外训练营地参加团训活动、独自解决难题,不到一周的时间让孩子们拥有了在课本中学习不到的坚毅、团队合作能力等,而这项活动,费广海已经坚持了将近十年。

“分数只是片刻,为了分数耽误了孩子更多的发展是划不来的。”育人是学校的根本目标,在费广海看来,学校的任何管理决策,都要评估“对学生是否有益”“学生是否愿意接受”“学生是否喜欢”“对学生的终身发展能否起到作用”。

在毕业班教师大会上,费广海曾说:“即使面对毕业检测,我仍然认为培养适应未来生活的各项素质和能力更为重要。真正的优秀并不在于榜单的成绩,而是学生们终身携带的谦逊随和、诚实守信、自信担当、敢于挑战、坚毅果敢的‘南小烙印’。”

《中国教育报》2020年04月01日第6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