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开会的校长不是好校长

不会开会的校长不是好校长

【杨树军专栏】

不会开会的校长不是好校长

原创作者|杨树军

“为了让俄罗斯人遵守居家隔离制度,普京总统在大街上放出了800只狮子和老虎……”

这样的“新闻”听起来是不是很来劲?而且也符合普氏风格。我们相信炮制这条“新闻”的人也未必真有什么“别有用心”,但这种打着帮忙名义的假新闻其实就是在添乱——这样的谣言必须“劈”了它!

日前,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是这样辟谣的:这种说法非常好笑——因为照俄罗斯传统,要放也应该是熊。

但这种谣言肯定还有不同的“劈”法,比如上纲上线,比如声色俱厉。新闻发言人就是一座桥梁,他不应该自带情绪——一座带着情绪的桥梁是很容易让老少司机们翻车的。桥梁的功能就是通行,你动辄火冒三丈的,你的通行功能便值得怀疑。在公众面前,当发言人变成愤怒的小鸟时——当你的信息浸透着鲜明个人感情色彩的时候,它的公信力也一定是打折扣的。

《安理会拒绝中国提议后,印度称中国应“反省”,耿爽回怼太解气》——这是我们主流媒体上的正式新闻。我们总认为发言人最好的回答就是把对方怼回去,怼的越狠就越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的功能之一似乎就是让你我这些人生失败者颅内随时高潮。

为什么要“怼”呢?就不能好好聊天吗?我们这样一个泱泱大国是派他去吵架的吗?国家的强大就是靠发言人说话的语气体现的吗?你那么愤怒,要么你是在代表吃瓜群众,要么就是代表自己——而你显然没有那么重要。 新闻发言人只是一个代言者,他不能让自己成为焦点。学校的教师大会就是学校的新闻发布会吧?坐在主席台上的校长就是学校的新闻发言人吗?

校长要宣讲上级的会议精神,落实上级的工作,更多的时候他还要布置学校的工作。这时候他的角色很像是学校的“发言人”。

既然是发言人,他的口才一定得好吧?但是,我们现行的学校教育从本质上是不支持口头表达能力培养的。一个班级有机会得到培养的就是那一两个最聪明、又最听话的孩子——通常校长都不是班里最出色的那个,因此他的口才普通并不奇怪。

口才不好怎么怼呢?怼不好怎么在主席台上自带情绪呢?事实上,大部分校长觉得自己比新闻发言人重要得多——他常常觉得自己就是学校本身。

发言人与他身后那个机构之间的关系只跟发言人有关,校长与学校之间的关系却可能影响到每一位教师与学生。

学校肯定不是教育局下辖的一个科室,但是大部分校长都在刻意模仿政府部门。平庸的学校是在布置工作,除非你要布置迎检的全校大扫除——但那就是生产队水平。或者,你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只是为了通过指责你的同事而发泄情绪……有时候,好学校就这么简单——比如,她绝不会让一位教师难堪!如果有人错了,犯错者就应该是最难过的那个人,而不是成为被羞辱的对象。

另外,经常犯错的人,要么是能力弱,要么是你的指令不清晰。如果是前者,你的指责显然无助于提升他的能力;如果是后者,那我们也只能呵呵了。 但是,开会——或者说站在一堆人面前说出自己的想法,对所有人都是一件困难的事。我们坚持以为,演讲就是一个领导者的基本能力——因为他的思维方式、沟通能力直接决定了群体成员之间关系的健康状况。

开会肯定不同于演讲比赛——大部分的演讲比赛就是在比技巧。口齿伶俐当然是一种天赋,它值得嫉妒,但这种比赛本身并不是为了解决具体问题。

校长开会却是要解决实际问题的。

为了把会开好,我们主张校长要学会站着讲话。当你站起来的时候离听众就近了——站着还可以避免长篇大论。其次,你不能拿着稿子念——如果稿子是秘书的创作,你念稿子只是在跟秘书交流。政府官员离不开稿子我们可以理解,因为一位县长今天要讲安全生产,明天要讲计划生育——但校长是专业人士。

你讲的就是你认真思考过的,否则,你该从闭嘴学起。

如果你只做自己认同的事情,只说自己相信的话,站在主席台上的你就不必装腔作势。装腔作势只是表演——饭局中,两杯小酒下肚后,你当然可以说一些上不了台面的话;粉墨登场之后你就是你所扮演的那个角色,那时候你可以认真抒情、假装愤怒,你也可以喊口号——除此之外的所有表演都令人作呕。

大部分老师并不在乎校长的表演技巧。事实上,在教师那里,开会就是一个贬义词,尤其是当它与文山会海关联时,而我们也有机会把它变成一个褒义词——比如,通过集会,让大家真正达成某种共识。正确的会议就是让大家聚集在一起,经过讨论变得趣味一致——学校会议的唯一价值就是最终形成稳定而一致的价值观。

学校当然需要沟通,跟社会、家长以及师生都需要沟通。承担这种功能的人可以是学校的“新闻发言人”,但真正需要简单信息沟通的情况并不多。校长的工作却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在更深的层面形成共识,并最终成为共同的价值观——达成共识的主要途径就是通过学校内部各种各样的“会议”。

价值观有点像信仰,在它的照耀下,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怎样才能做合乎共同价值的事情。这不需要监督,它仅仅是成员内心的自觉需要。 分派工作、讨论事项、发泄情绪的群体聚集究其本质都是在浪费时间。过分夸大开会功能的人,大部分只是把自己看的太重了,你会也开了,会议记录有了,可以甩锅,也有助于缓解焦虑。

疫情正在证明,大部分的会是可以不开的,剩下那些也可以钉钉。

发布学校新闻肯定不是校长的主要工作——事实上,校长不适合做任何具体工作。生产队长负责安排、检查工作,校长的角色更重要——他负责学校的价值观。

如果价值观的问题没有解决,你部署再多工作都没有意义——如果心里没有真明白,他怎么做都将是错的。开会有可能开出共同的价值观,但要大家真正认同它,更重要的是看你在做什么。

就其本质而言,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误差——连零头都算不上。校长的唯一使命就是创设一个环境,并逐渐形成某种文化,它指向的是某种是非、善恶、美丑标准认同。在此之后,你才有可能形成正确的世界观,这是形成某种共同价值的前提。当你满足于成为主席台上的主角本身时,那就是一场独角戏;在那个孤独的大舞台上,你只是变着法在逞能……

一流的人才从一开始就没有进入学校,指望校长太能干是不现实的。但他原本就不必太明亮,他甚至无需成为某一学科教学的行家里手。但他应该心智成熟,对人性的复杂性有深刻的了解,他应该有能力判断什么是最重要的,什么可以装糊涂……

但无论如何,价值观都不是你做了一两件工作之后就能见到的事情。苏轼花半个月时间骑着毛驴,跟你乘着高铁用两个小时风驰电掣去到的能是同一个地方吗?

如果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学校与学校之间的气质、性格区别还是很明显的。从教师的角度来说,你看他们朋友圈转发的文章、点赞的内容——耸动、激昂,战狼附体是一类,中医、佛系,心灵导师是一类……如果一所学校里大部分教师普遍都热衷于某一类内容,那一定跟学校的价值观有关系。

坏的学校倾向性地只提供某一类信息——至少在公开场合是这样。如果长时间这样,我们甚至能看见从里面走出来的人目光呆滞、衣服保守,还自以为是。

今天我们与世界的连接方式有无数种,同事不是亲人,也不是朋友。真正的朋友之间不一定有相同的信息、逻辑,但一定有差不多的认知水平——好学校则聚集了一群有类似认知水平的同道。

如果同事们私下相聚时都在抱怨的学校一定是校长个人有问题,而所有老师都在积极、自觉应试的学校,一定是她的价值观出了问题。

我们的价值观从哪里来?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一同品味过百余部可以写入世界电影史的经典后,你当然还可以看徐峥的“囧”电影,但是笑的时候已经没那么开心了。

作者简介:校长,已出版作品包括《子曰·我曰》《村里最好的学校》等。(本文为杨树军校长原创投稿,微信公众号“杨树军”亦发布)

不会开会的校长不是好校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