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袁照:建议校长戴着口罩在教室坐一天

柳袁照:建议校长戴着口罩在教室坐一天

【柳袁照专栏】

这个时候,建议校长戴着口罩在教室坐一天

原创作者|柳袁照(北大培文学校总校长、江苏苏州第十中学原校长、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中学高级教师)本文为柳袁照校长原创,首发微信公众号“柳袁照(ID:Liuyuanzhaobazi)”,校长传媒获得原创作者授权发布

疫情残酷。封闭已久的中小学终于陆续开学了,往日的校园又要欢声笑语了。不过,开学谈何轻松,社会各界支持,学校教职员工全力以赴,各项防护工作,力求做到万无一失,真是从未有过的压力与辛苦。这个时候,我还要提一个小小的建议:开学之后的某一天,校长能放下手头的事情,静下心来,坐到教室里去,坐一天。盯住一个班级,忘掉自己的身份,暂且转变一下角色,自己就是教室里的一个学生。按照课表,与同学在一起,课间休息在一起,上厕所在一起,午餐在一起,假如有晚自修的,晚自修也在一起。戴着口罩上课、下课,切身体验一下。叶圣陶有一篇文章,叫《枯坐听讲》,他认为教育有一个毛病,大家都没有发现:学生枯坐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从小学一直到大学,十六年,是很痛苦的事。他说:“直挺挺地坐在那里,谁也不会维持很长时间。曲一曲腿,伸一伸腰,当然觉得好挺挺地坐在那里。桌椅之间那么局促,任你怎么坐也不得舒服。支着头,斜着身子,照理是不许可的,就是支着头,斜着身子,时间长久了,还不是疲惫得要命? ”我曾经在一个教室里,从早晨到傍晚,即从进校到离校,都与一个班级的同学在一起,体验他们一整天的课堂生活。老实说,有些课要想不打瞌睡、要想不走神,是不可能。正如叶圣陶所体会的:

“不要说讲的是课本上的东西,就算,但是接下去还是讲的最有趣的故事,譬如《天方夜谈》, 或者唱的最好听的歌曲,譬如各人心目中所认为名家的所唱的名歌,连续听上一两点钟,大概也要厌倦了。”

说了多少年了,要改革课堂教学模式,课堂要生动活泼,要有趣,要有学生思维的空间与动力,谈何容易?除了评优课、观摩课、公开课、检查课,有多少不是以讲解为主的“灌输课”?有些老师讲课生动,有些老师只会照本宣科,老师讲的书上都有,看看书也会了,让学生笔挺挺地坐着,还不能开小差,不是要学生命吗?

柳袁照:建议校长戴着口罩在教室坐一天

当下,除了这些之外,还要戴口罩上课。从天亮走出家门开始戴口罩,到天黑回家可以揭下口罩,要多少时间?课堂上戴口罩上课,我们校长不要看成是小事。口罩戴了要真正有用处,能防疫,病毒来了,真能抵挡得住,而不是走形式。学生一般都是不自觉的,大、小孩都如此。据我知道,有些孩子戴口罩是戴给老师看的,一眨眼脱下来了,一眨眼又戴起来了。下课只有十分钟,特别是女生进厕所,保持距离排队来得及吗?解手之后要洗手,同学之间要有距离,来得及这样从容吗?再说,学生这样一整天、一整天地戴口罩受得了吗?春天还能忍受,天热了呢?要有“放风”时间,让学生到空旷处可以拿下口罩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怎么排?作业怎么布置?多少量才合适?等等,这些细节,看似小事,其实是大事。生命第一。师生的健康、安全是来不得半点疏忽大意的。这时候教育管理者的办学境界,是最能呈现真实状况的。平常倾心于分数升学率还不至于关乎“性命”,当下可不是闹着玩的。有的人脑子里还是分数第一、升学率第一,很危险的。趁别人防疫,说要弯道超车。弯道超车,你超什么车?你要以你的功利去超越师生的生命吗?校长等管理者,应该听从上级部门、领导的话,布置什么做好什么,是责职。但仅做好这些还是很不够的。要深入到师生中去,根据实际情况、实际需要,确定工作的重点、难点。不追求形式,不满足应付检查,不留有安全隐患。叶圣陶说:“人家往往夸说受教育是一种高贵权利,但是,站在学生的地位,替学生设身处地想一想,就觉得受教育是一种刑罚”,平常时学生已经受不了了,何况这个艰难的特殊时期,仅戴好口罩这件事,就够难的。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我们的责任重大啊。最后讲一个寓言故事。某时某地有一座雕像,很著名,来观赏的人络绎不绝。雕像自己沾沾自喜,为自己的形象、姿势而骄傲。一天来了一个小孩,走到了雕像前,雕像有两面,一面朝着未来,一面朝着过去。小孩问:你为什么有两面?雕像说:朝着过去,说明我有历史,底蕴深厚;朝着未来,说明我有前程,我有远方。小孩又问:那你的当下呢?你怎么没有当下?雕像听了,轰然倒塌。因为它被问住了,它没有当下。这个寓言,对我们学校也适应。我们经常沾沾自喜,我们有过去,做出了那么多成绩;我们有未来,我们有理想有规划。但是,假如当下疫情中开学,做不好这篇文章,忽视了生命,那是试金石,学校的声誉要轰然倒塌,校长的地位、形象也要轰然倒塌,剩下的将是空无。

2020年4月13日于石湖

柳袁照:建议校长戴着口罩在教室坐一天

延伸阅读:

当下校长也多是无奈,代人受过的多,“戴口罩”亦是

昨天,我写了一篇《建议校长戴着口罩在教室坐一天》,发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有些忐忑。我朋友圈内校长比较多。我知道校长不容易,也尝到过校长甘苦的滋味。原文不仅仅只对着校长,我是对局长、校长一并提出的建议。临到发文,把局长拿掉了。校长负责制,尽管平时做不到,但是在这个随时随地该负责任的时刻,还是强调校长为好,让校长更有使命感。

我猜想校长朋友们会生气,可是出乎意料,几乎都赞同我的建议,几乎都与我有同感、认同我的观点。由此,我又感觉有话要说。校长当下既重要又不重要。有所为有所不为,并不是自己所能决定的,一切都是由“上、下、前、后、左、右”,所安排好的,校长只是铁轨上的车,沿着轨道就行了。而一旦翻车、误点,却是校长的责任。

比如中小学生戴口罩上课这件事,一定是万不得已的办法。学校总不能关门,学生总不能关在家里,学生进课堂能不让戴口罩?谁敢做出不戴口罩进课堂的决定?校长有决定权吗?局长也没有这个拍板权。这是“势”,恢复开学是“势”,进课堂师生“戴口罩”也是“势”。有一个成语叫“势在必行”。“势”是什么?“势”即无法避之之力量,或环境、或舆论、或气息,或行政手段、或管理制度、或不可抗拒自然之力,等等,这些或称之为“文化”、或称之为非文化。开学师生不戴口罩,万一有事、出了事怎么办?戴了口罩同样有事、一样出事,责任就不一样了。这个“口罩”,从某种程度上说,既是防御病毒的“救生罩”,又是责任自救的“护身符”。

我提一个小问题:师生健康都没有问题,为何要戴口罩?再提第二个小问题:假如师生中出现疫情,现在这样戴口罩的实际情况,能抵御得住吗?《建议校长戴着口罩在教室坐一天》发布后,许多老师说:校长坐一天有什么用?该让局长以及其他决策人来坐一天。单靠现在这样的检查是看不到实际情况的,有的学校要求师生在校园内不得拍照片,怕照片流出惹事情。平时搞点形式也罢了,到了性命交关的时刻,还守住形式主义可才是要出大事的。

由此,我想到的另一个问题:校长无奈,多替人受过。这是我本文所要特别强调的,校长时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比如,教育部门提倡素质教育(至少在公开的场合),各级教育主管部门注重素质教育的典型,台面上不讲升学率、不讲分数。但是属地父母官主要是看升学率、分数,假如高考没考好,一定会认真严肃毫不留情地处理。校长两难:没有分数地方上过不去,人、财、物都是地方管的,不能得罪。一定要抓分数,死揪。没有素质教育的经验做法,条线上过不去,会说校长办学思想不端正,不是真正地办学校。只要某一方面做不好,都是校长的责任。常说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怎么能调和?一个朝南走,一个朝北走,怎么能走到一起?

疫情期间上课也是如此。有很多的问题和矛盾,都摆在那里,校长做好了,是应该的。没有做好,尽管是决策问题,也要校长承担责任。为了应付检查,即使在如此严峻的防控形势下,不得不花大力气应付形式主义,以及形式主义的检查。无效的事情为何这么多?习惯使然吧。讲到“习惯”我想起了叶圣陶,他的话大家都会听,至少他的家乡的我们苏州人会听。叶圣陶说,教育就是养成习惯。中小学是养成孩子公民的习惯,大学是养成孩子专业的习惯。老师呢?中小学老师本身需要在教育中养成什么习惯?校长在学校教育管理中养成什么习惯呢?

我可以放开来说么?我以为当下的校长,除了其他应知应会,除了需要具备的素质素养,还要养成“做加法”的习惯。对上级的要求、指示,无论块上的、还是线上的,要不折不扣地完成,养成习惯一。再根据实际,不管上级有没有布置,做点实事,不问东西,问心无愧,习惯二。多鼓励,鼓励学生、鼓励老师、鼓励家长,也要多鼓励局长、市长、厅长……,多一点激励手段,这样工作开展起来会顺畅得多,习惯三。

柳袁照:建议校长戴着口罩在教室坐一天

清朝康乾时期有一个人叫尹文端,很得皇上的宠爱,特别是雍正,信任有加。尹炙手可热,说一句能顶九千句了。他有一个学生,后来成了大名士,叫袁枚。袁枚学成之后,赴任。尹老师问他都准备了些什么?”袁同学回答:“弟子也没有什么,则是准备了一百顶高帽子。尹老师摸不着头脑,有点不高兴。就说:“你小小的年纪,就学会了这一套,还能做出什么政绩?袁同学马上解释说:“老师,您不知道啊,当下社会风气都喜欢戴高帽子,像您这样正气、正直的人稀罕啊!”尹老师听了此言,很开心。袁同学窃喜,第一顶高帽子已送出了。

我所说的学会“做加法”,就是不要轻易否定别人,否定是减法,肯定是加法。“加法”可以成为“激励”手段,谁不希望被肯定、被激励呢?校长在自己特殊的位置上,能应付、应对各种事情、各种问题,身边多些“帽子”,随时随地送出去,可能也是办法。多给别人戴高帽子,养成习惯,看起来境界不高,不过比较适用。

叶圣陶在另一篇《爱好和修养》文章中,说爱好与修养。在“习惯”之上的,是“爱好”,“爱好’的境界一定比“习惯”要高许多。叶圣陶说:“单是自认爱好是不够的;既说爱好,必须真个爱好。对于无论什么事物,要能真个爱好,都得逐步逐步的修养;修养越有进境,爱好越见真切。若不在修养方面注意,你自己虽然爱好,虽以为这爱好发于本心,其实只是盲目的,被动的。”

昨天,有些校长与我说,你提出了问题,但是,你说怎么解决呢?你怎么不拿出一点解决的办法?今天,我举历史上“袁枚赴任”典故,是不是可以作为办法?许多人一定不屑于这样做。真好,那么,我们按照叶圣陶所说的,完成我们的“爱好与修养”,即大爱,爱教育、爱学校、爱师生,如此还有什么委屈不能承受呢?还有什么无奈不能自我调解呢?叶圣陶说:“一个人过生活,本该认真和踏实,对于自己和他人,都要对得起,都要无愧于心。一般的修养,目标就是如此”(《受教育跟处理生活》),引申一下,一个校长管理学校,本该认真与踏实,对于自己与师生,都要对得起,都要无愧于心。校长的修养,目标也该如此。

2020年4月14日于石湖

柳袁照:建议校长戴着口罩在教室坐一天

本人亦叫“八子”,或“江南八子”,因而亦可称为“八子的世界”,应该有山有水,有风有云。应该有教育的静谧与教育的行走。应该有教育与诗的旅程。应该有校园与园林合二为一的美妙。是一个虔诚的卑微着的世界,有我们平常人所具有的一切美好。

柳袁照:建议校长戴着口罩在教室坐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