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被指性骚扰:关爱孩子,别做沉默的大人

南都评论员 萧锐

日前,包括拥有百万粉丝的美妆博主周贝蕾在内的多名女生在微博举报,称四川绵阳东辰国际学校副校长吴某某曾以批评、谈心等名义实施搂抱、亲脸等涉嫌性骚扰的行为,跨度达十余年。当地已成立由教体、公安、检察、纪委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驻学校展开调查。

事件爆出的过程颇为意外:媒体报道显示,涉事教师在校友微信群分享其“入新学校当校长”的升职讯息“求转发”,请昔日学生“像当初他照顾我们一样照顾他”,反倒揭开了一些曾经被其“特殊照顾”学生的伤疤,一桩时间跨度十多年的性骚扰指控接力旋即开始。到目前为止,已有近五十位该校校友出面讲述其遭遇,并坦承站出来的原因,担心其“成为校领导,主管的人更多,危害就更大了”。

校长涉性骚扰事件,当地已介入调查,客观来说,目前看到的不少受害人讲述距今都有一定的时间跨度,包括已经拥有百万粉丝的美妆博主所述遭遇,距今业已13年,可能要取得个案证据存在一定困难。从查证的有效性角度看,能否得到最近一个阶段更多的受害者呼应,可能是个案最终会否不了了之的关键。对此,当地已经组成联合调查组,呼吁相关人士向其反映情况。

在遭遇性骚扰的第一时间,为什么受害人都没有即时投诉并告知监护人?类似的疑问从美妆博主此番讲述中,或可循到些许并不陌生的蛛丝马迹。事发当时,周同学曾立即向其外婆讲述此事,但限于当时监护人的认识局限,“被认为是不想念书编出来的借口”。类似的情况可能或多或少地出现在受害者身上,不难看到,不敢说、不被相信的处境,正是作为未成年人的受害人在遭遇不当侵害和骚扰时面临的常见尴尬。

但值得注意的是,据当事人讲述,此前也曾尝试发声但却被压下来、被删帖,而在红星新闻援引网友说法向涉事学校求证时却被否认,但学校相关工作人员的措辞颇为严谨,据称在吴某某“被任命为管理干部之前,没有接到过类似投诉或者反映”。对已经引起轩然大波的个案启动调查,同样有必要对相关投诉被一度压下的说法做更进一步查证。

校园性骚扰指控被捅到公共视线,绵阳此事并非孤例,未成年人在遭遇相关侵害时之所以无法第一时间寻求帮助,究竟有哪些方面设置了障碍、该作为时选择了不作为(甚至是反向操作)?跳出个案的这一提问,对监护人和学校管理而言都是一个提醒。此番受害人勇敢站出来指控性骚扰,也不止一次提到“这不是光彩的事”,但类似“不光彩”的意识是否也根深蒂固于我们的监护人、学校乃至整个社会?因为觉得难以启齿,家长是否在接到孩子求助时只是选择换个学校、不愿声张;也因为觉得不光彩,学校是否曾动用机构的力量协助压下这一可能涉及学校形象的丑闻和相关投诉?

“不能成为一个清白的看客,只做一个沉默的大人”,受害人的这句跳出个体遭遇的讲述更像是一种呼吁。包括高管性侵养女案在内,《未成年人保护法》不能因为其某种程度上的“软法”属性,而只是得到消极的“软执行”。更多的人、更多的部门时刻提高警惕,不放过任何一次求助、投诉和蛛丝马迹,是不是能让对孩子的侵害和骚扰被更及时地遏止?

“救救孩子”,让孩子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能勇敢地站出来求助和投诉,需要社会搭把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