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应该是学者,不能当成官来做

校长应该是学者,不能当成官来做

学校的校长就是学校的灵魂,校长的办学理念直接影响着学校的发展。有人说:“选错一个校长等于葬错了一座祖坟",足见校长对于学校的重要性。大学承担着为国家培养优秀人才的重任,尤其国内知名度高的名牌大学,更是如此。这些名牌大学的校长应该说学历不低,起码应有博士学位吧?但是这些高等学府的校长竟然将常用字都读错了,比如北大校长读错“鸿鹄"二字,清华大学校长把“瓠"念错,厦门大学校长把“黉”念错。一个人念错别字,不奇怪,那有人把汉字认完的。但是大学校长,接二连三的读错别字,就不正常了,而且除“黉"字比较生僻,其它几个字都属常用字,在大众广庭之下,有的还是接见高级国宾的时候念错别字,就有点丢人了。可能他们是理科男,但如果有博士学位,这个“博”字该怎么理解?一个大学校长对学校的管理固然重要,只研究管理办法而不去研究学问,你要知道,你面对的管理者,都是教授学者,在学术研究方面没有共同语言,独立的见解,岂不成了外行领导内行了吗?这就难怪中国的顶尖大学只能排在世界百强的九十七八位了。也难怪中国的北大,清华的博士生要继续深造,只有到外国去了,“办世界一流大学”只是一句口号而已。大学校的如此,我们再来看中小学校长又如何?我国的大中小学校的校长都是一样,一旦跨入校长这个行列,几乎就是终生制,大不了几年后从一个学校调到别一个学校,校长职业化,跟职业经理人一样,成了一个“校长专业”。长期处于领导地位,有的人就把自己是教师这个职业忘了。只专心于如何管理学校,把教师管理好,不七拱八翘,内部平安,上级检查能夠应付就行。我们县教研室,有一年组织了校长上讲台,只设了一等奖,二等奖,老实说得一等奖还可以算上课,二等奖的大多是洋相百出,也难怪,他们平时根本就没上过课,原先当教师时的知识和教学技能,基本上忘得一干二净了。

校长应该是学者,不能当成官来做

我认为一个学校的校长,要由多方推荐,当然少不了教师的推荐。不能让上级任命,更不能靠钱去“争取”。校长不能搞“终生制”,当得好的,社会反映好的,可以继续当,当得不好的,社会反映差的,可以免职当教师,做到能上能下,让能者上位。切记不可:“当教师不行,当校长总可以!”成为事实,不要把校长当成官来当,现实的情况是校长的确认为自己是个官,有的甚至乐于老师把自己称为“老板”,这的确不是一种好现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