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袁照:在当下几个月中学校长特别艰难 一不小心就“校毁人亡”

本文转载自作者柳袁照 转载自公众号柳袁照

柳袁照:在当下几个月中学校长特别艰难 一不小心就“校毁人亡”

校长辛苦。校长做的事情往往只能甘苦自知,自己不能说,自己说好说坏,往往都会遭人“批”。我曾做过校长,现在不做校长了,可以说一说。不过,也有人说,你不做校长了,你可以说“风凉话”了。所以,我现在说的话,不是校长说的话,只是“旁观者”说的话。俗话说:旁观者清。我清不清,我不知道,姑且随性说说吧。当下的这几个月,是中小学校长,特别是中学校长特别艰难的日子,高中校长面临高考,初中校长面临中考,都是“性命交关”的事,有一点“闪失”,“校毁人亡”。所谓“校毁人亡”,是说学校的名声毁掉,校长的位置坐不住。哪有中考、高考不行,特别是品牌学校高考、中考退步的校长位置保得住的?除了面临考试,还有招生,一个是出口,一个是入口,一个“口”都松不得,都是“虎口”。招不到优秀学生,校长有天大的本领,休想办学出类拔萃。实际的社会评价标准在那里。显性的评价标准,往往不起作用,隐性的评价标准,才是关键。无论怎么做,这几个月所做的“事”,可能都是“做错了的事”。无论怎么做,校长或许都是错的。先说招生,假如不拿出点手段,能招到“好生”?抬高自己,说坏别人。把自己的成绩放大,把兄弟学校,特别是有竞争力的学校说坏,放大别人的缺点、弱点,缩小他们的成绩与优势。这时候的招生宣传也几乎没有多少真话,往往自己缺什么,突出什么。抢生源,真假许诺考生,奖励、优惠,可做的不可做的都做。再说迎考,本来是一件必须严肃必须严谨、科学地稳扎稳打的事。可往往校长由于严重焦虑,导致丧失自信心,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举动。加班加点,把学生当作刷题机器,自不必说。更会做出一些小动作,匪夷所思。把差生的学籍寄到其他合作学校,动员差生不参加高考等等,以提高升学率。中考也有类似的做法。高考前的练兵考,称之为“模拟考”,模拟考即做小动作,减少人数、变相漏题、试卷放水或缩水,等等,司空见惯。学校公开、夸张宣传模拟考成绩,正式的高考都不能宣传,竟然连模拟考都要大张旗鼓宣传,可见病得不轻。校长平时辛辛苦苦,许多人早出晚归。一心扑在工作上,课改、教改,队伍建设、规范管理,一个不敢松懈。理念、实践,说得好,做得也不差。可是,面对这几个月,校长平时的坚守有人轰然倒塌。不可避免的失误,就在这几个月,是校长的责任吗?也不是,许多校长们不这样做,能过关吗?大部分不能过关。除非有政策保护,离开了政策保护,什么学校都有可能危机四伏。靠政策保护的学校,校长能成为教育家?不能,大家不服。我钦佩那些按照规矩做事,把薄弱学校带成名校的校长;钦佩那些不用政策照顾,主动承担责任的校长;我钦佩那些不以自身的发展而牺牲或妨碍了其他学校发展的校长,他们是教育的脊梁,他们才是真正的教育家型校长。

我们正在进行中小学教师工作负担调查,识别参与

柳袁照:在当下几个月中学校长特别艰难 一不小心就“校毁人亡”

所以,我一直认为当下教育家校长很难产生。许多人九个月能做教育家,三个月无论如何做不了教育家。那些国内十分有名的学校,靠挖别人的生源、师源而强大的校长能成为教育家?更不能了,没人从心底里接受。校长与教师,当下谁更能够成为教育家?当然教师。当下重点学校、示范学校、实验学校与普通学校、薄弱学校,哪里更容易出教育家?当然是后者。解决这些问题,很难。尽管难,我们还是要改变。疫情之前,大家浮躁,社会浮躁、学校浮躁。疫情过后,大家会不会淡定一点?断舍离,大家一起断舍离,会不会有进步?有大改变?尽管很难,还是要期待。大家真正按社会发展规律、教育规律办事,人人从自己做起,从小事做起,即行。期待当下能涌现更多真正的教育家校长、老师,那才是未来学校教育的光亮。2020年5月4日于太湖西山汉舍

【意犹未尽?想阅读更多教育好文,加入“教育名人谈”,您将获取更多名家关于教育的独特看法,以及最新的教育热点行业研究报告,提升自己看问题的高度和深度。】

(此处已添加圈子卡片,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本号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通过私信与本号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