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岁名校长贺优琳重回教育一线:至少还要再干2个5年

退休5年的名校长贺优琳和他以前的同事、即将退休的中山名师韩宜奋等十几位教育工作者,在电闪雷鸣的5月31日晚,过了一个没有儿童的“儿童节”。他们是为共同创建、今年即将开学的中山市“顶级”民办学校迪茵公学而庆祝。退休时曾公开表示放弃回民办学校的贺优琳此次对南都记者表示,他可能还要再干2个5年。

65岁名校长贺优琳重回教育一线:至少还要再干2个5年

贺优琳重回教育一线

1955年生于江西南昌的贺优琳,于1981年于江西科技师范学院毕业,先后在江西南昌四所中学任教,刚到南昌29中工作没几年,就于1984年当上了校长。1991年,36岁的他调入孙中山先生的故乡中山市,任中山纪念中学的副校长。

中山纪念中学由孙中山先生长子孙科秉承其父“谋建设,培人才,为富强根本”的遗愿而创办于1934年。学校早在1953年就被确定为广东省首批五所重点中学之一,但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受到严重破坏。

贺优琳还记得,自己刚到中山纪念中学时,很多教师都烧着柴火,只有骨干中的骨干才能烧上一罐煤气,和他在江西南昌工作的学校比,相距甚远。

贺优琳在这里一干就是24年,在这期间,中山纪念中学历经多次扩建,如今占地达850亩,在校学生6500余人。校内图书馆达6000多平方米,有篮球场33个、羽毛球场76个、排球场9个(其中沙滩排球场2个)、网球场1个、壁球场2个、足球场2个、游泳池2个、乒乓球台51张、大型体育馆1个、保龄球馆1个、艺术馆2个,还有攀岩墙……

1994年,中山纪念中学被确定为首批广东省一级学校;2006年、2007年,均通过广东省首批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的初评和复评验收。

贺优琳曾骄傲地表示,中山纪念中学只是中山市属的一所学校,没有省级学校那样的生源,但将很多名校甩在了身后。贺优琳认为,现在的中山纪念中学已经实现了他的理念——孩子们的学园、花园、乐园、家园。

有人将贺优琳执掌中山纪念中学的24年称之为“贺优琳时代”。贺优琳也一度成为广东名校长、中山市政协常委、全国人大代表、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劳模……

在2011的全国两会上,作为人大代表发言,他谈到老百姓的艰辛时忍不住哽咽,网友因此取其名字的谐音,称他为“忧民哥”。

2015年10月,贺优琳退休。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己放弃了高薪到民校的想法,要专心做好全国人大代表,做公益教育,以及回归家庭,弥补这些年对家庭的亏欠。

然而,今年2月底,中山市一则本科应届毕业生年薪25万起的教师招聘公告引起公众的关注,中山市一所叫迪茵公学的民办学校进入人们的视野,这时候人们发现,贺优琳又回来了。

65岁名校长贺优琳重回教育一线:至少还要再干2个5年

“我不是着钱回来的”

贺优琳说,从事教育几十年,让他深刻体会到当前教育存在的问题。因此,退休这5年,他将公益教育当做了自己的事业。“我先是从中山市做起,我直接给中山镇区的书记或者镇长打电话,说愿意带着团队,给他们的学校的管理着培训,给他们的学校上课做交流,交流教育理念,大家一听都非常欢迎。”

贺优琳说,培训、上课、交流都是纯公益的行为,交通费餐饮费自理,也不收讲课费。贺优琳说,这些经费的支出,有的是自己的退休金,更多的是身边热心教育事业的企业家、商会等等。

中山各镇街、粤东粤西多地、江西、杭州、昭通……。贺优琳说,4年3个月的公益教育,自己走过近500所学校。“有的地方是去到当地,他们把当地所有的学校的管理者和教师骨干组织过来听,所以覆盖了有差不多上万所学校。”贺优琳说,在这段时间里,他几乎是马不停蹄,但乐此不疲。“我主要是面向管理者做讲座,带过去的老师就是讲教学,有时候在地方,我们的老师上一堂课,当地的老师也上一堂课,大家再交流,都非常受欢迎。”

贺优琳还记得,在2019年6月,他们走进大山,来到中山对口扶贫的昭通的四个县。一天晚上,贺优琳住在绥江一个宾馆的8楼,突然地震了,手机接到消息让赶紧下楼到空地。贺优琳心想:如果从8楼下去,年纪大怕扭到脚,余震不断也不能通宵坐在下面,明天还要讲课3个小时课。“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掉”,他说,自己吃了一颗安眠药入睡了,第二天醒来看到被震裂的窗户玻璃才感到后怕。

退休的这五年,得空的时候,他和家人也得以有时间开车到各个地方看一看,散散心,去年刚退休的妻子对这样的生活期待已久,他们俩还谋划首先要将广东的每个城市都走一遍。

然而,他们的这个计划可能难以实现了,贺优琳又回到了教育一线,出任迪茵公学的校长。当初说过放弃回民校的想法为什么又回到了民校?为什么公益教育做得那么开心又停下?…… 有不少人猜测,贺优琳应该是被高薪、诚意聘请回来的。

面对这些外界的猜测,贺优琳对南都记者表示:“我不是冲着钱回来的。”贺优琳说,他和妻子的收入都不错,而且这个年纪了,吃、穿越来越简单,花钱的地方比以前更少了。

65岁名校长贺优琳重回教育一线:至少还要再干2个5年

“答应回来时没想之前的承诺”

如今,贺优琳在学校筹建办的大楼里办公,站在办公室的门口,透过玻璃幕墙就能看到和筹建办一湖之隔正在建设的迪茵公学。“从这里到那里,这一片全都是学校,未来三年,我们要为中山市提供9000个优质学位。”贺优琳站在玻璃墙面前,指着对面向南都记者介绍的时候,也充满着憧憬,他们计划把迪茵公学打造成中山的顶级民校。他说,有中山市政府的支持、中山人民的信任,以及投资方民森集团董事长李立先生的教育情怀,让他对再打造一所顶级民校充满了信心。

65岁名校长贺优琳重回教育一线:至少还要再干2个5年

贺优琳介绍,最初让他重回教育一线的,是中山市的一位市领导。他记得是一天晚上的深夜,这位市领导给他打电话,希望他与民森集团董事长李立先生合作,成立一所民办学校,由他出任该校校长。

“这几年虽然我不在一线,但是还是有很多家长为孩子读书感到焦虑,托我想办法解决孩子读书的问题,到基层去做公益教育,也让我感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是非常稀缺的。”贺优琳说,如果能够为中山市提供9000个优质学位,对中山市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李立董事长也说了,学校以后有盈余归学校,继续投入到办学中,亏了就找他。”贺优琳表示,在做决定的时候,更多的是考虑自己回归教育一线的意义,没有考虑到自己之前的承诺。他认为,回归也是因为自己要、也可以承担起这份社会责任,这和做公益教育的初心是一样的。

贺优琳说,对他个人而言,过去已经功成名就,再回一线,做得好是应该的,做不好就毁了自己的名声。而且在迪茵公学的薪酬,和之前其它民校的橄榄枝相比,只有最高诚意受邀者的三分之一。

贺优琳说,其实在接到市领导电话的时候,已经入睡的妻子醒了,得知希望丈夫再次出来出任校长,她当时第一反应不同意。“她说,难道我们刚开始的幸福生活就结束了吗?我就说我牵着你的手,我们一起去。”

新政之下更加考验真功夫

贺优琳介绍,2020年1月16号,中山市领导召集开会,正式决定办这所民校,选址三角镇,计划今年9月开学,其中部分小学班级、初一招16个班、高一招30个班。这也是中山继2011年建立纪中雅居乐凯茵学校后,时隔9年新建民办学校。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了。年初七,他要从开发区的家到三角学校筹备办规划各种工作,妻子给他戴着两层口罩送出门,大街上空空荡荡,马路上一关又一关的检查站。

贺优琳认为,要办一所顶级的学校,必须要组建一支强有力的管理队伍,以及拥有一支优秀的教师队伍。他首先组建管理团队,几名中山市的名校长、名教师得知消息后,很快加入,“迪茵公学”的名称面世。

2020年2月底,迪茵公学发布教师招聘信息,本科以上应届毕业生年薪25万以上;高级职称教师35万以上;特级和正高职称教师45万以上;在职优异教师30万以上;均提供工作住房。消息一出,全国优秀教师应者云集响应。贺优琳透露,全国有2万人投来简历,学校百里挑一从中招募200人,其中60%的老师是应届毕业生。

2013年毕业于中山纪念中学的余卓桢,就读于天津财经大学,2020年7月即将硕士研究生毕业。“从初中开始,我在贺校的带领下有6年之久,被贺校的人格魅力以及为教育奉献的精神所感动,所以我来了。”他说。

贺优琳认为,目前的团队没有历史的包袱,没有其它顾忌,是按照理想状态打造的一支结构合理、人才优秀的“梦之队”。

“不要觉得我们的老师队伍年轻人多就不好,年轻老师思想活跃,跟孩子们年龄差不了多少,更贴近孩子,甚至玩在一起,没有那种师道尊严,没有那种居高临下。同时,年轻教师始终要不断的创造成绩,要奋斗至少15年-20年,他会一直有目标和追求,我们每个领域也会设立一个首席教师,作为他们的标杆,帮助他们成长,这样年轻人在这里可以实现从从‘教书匠’向‘专家学者型教师’的转变。”贺优琳说。

谈到管理团队,贺优琳更是自豪。他说,今年的5月31日傍晚本来想到外面去庆祝一下,但那天电闪雷鸣,学校管理人员和部分年轻老师,在办公室过了一个没有儿童的“儿童节”。“迪茵公学诞生了,所以我们就在一起庆祝一下,那天我们每个人都非常开心,我也过了此生最开心的儿童节”。

即将从中山纪念中学退休的名师韩宜奋,即将出任该校副校长。韩宜奋获得了一个教师所能获得的国家、省及市级的奖项及荣誉,被学生称为“学校里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

贺优琳和老韩在分别接受南都记者采访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出示了儿童节当天的合影:“你看,我们每个人的表情,大家状态都非常好。”对他们而言,迪茵公学,就和他们的孩子一样,在他们的手里诞生,他们可以自主设计他的未来。

贺优琳和韩宜奋都表示,迪茵公学的筹建恰好碰上疫情和今年最新出台的《中山市2020年义务教育学校招生入学工作指导意见》,民办学校招生也需要电脑摇号。这将更考验他们这支团队的对学生的深加工能力。他们也认为,这也是他们证明自己的机会。

65岁名校长贺优琳重回教育一线:至少还要再干2个5年

再回一线又成为了“熊猫校长”

渐渐的,曾经的“熊猫校长”黑眼圈又回来了。他笑谈自己一天两药,早上降压药,晚上安眠药。因为最大的压力还是要一直思考,如何把疫情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如何把学校办好。同时,他要好好保重身体健康,尤其是家长们对他寄予厚重希望,希望他能够担任校长,再久更久一些。

当下正是招生季,很多家长来到三角迪茵公学筹备办公室,有的家长会问“校长真的是贺优琳吗?”,坐在办公室的贺优琳摘下口罩回应:“真的是我做校长”。迪茵公学的官方微信专门解释:中山市迪茵公学的校长是贺优琳,并非外面传言的他只担任名誉校长或顾问。

对此,贺优琳认为,如果做顾问或者名誉校长,两三天转一趟学校,谈点建议,是轻松,但是办不好学校的。“我必须认认真真的做校长,做一个名副其实的校长。”

做一个名副其实的校长,很忙。为了更多时间和妻子一起,他争取和妻子一起吃饭。“这个你爱吃。”一边说一边给妻子夹菜,“你也是辛苦了,不过只要你喜欢就好,我还是会支持你。”妻子也给他夹上爱吃的菜,偶尔也说“有心的话,总还是能挤出时间出去走走游玩下。”

65岁名校长贺优琳重回教育一线:至少还要再干2个5年

把纪中理念传承到迪茵公学

自1991年从江西南昌来到中山纪中,4年任副校长,20年任校长,贺优琳提出“学园、花园、乐园、家园”理念,“纪中无差生”、“一切为了孩子”是他常讲的话。

到了迪茵公学,贺优琳和团队一起,要办一所“心目中的好学校”。好的学校,有好的环境,好的氛围,好的教师,最重要是对孩子的爱。贺优琳对管理后勤副校长说,要把所有孩子生日统计下来,每天饭堂有一个窗口专门是生日窗口,滚动播放孩子姓名祝愿生日快乐,并给生日孩子送上一个精致小蛋糕。

65岁名校长贺优琳重回教育一线:至少还要再干2个5年

因此,迪茵公学会传承他此前在纪中的一些理念,但不是复制,今天的孩子和过去的孩子不同,同样要根据孩子的特点与时俱进进行培养。

贺优琳认为常说的“教书育人”有误,应该是先“育人”,再“教书”。因此,学校将开设除落实国家课程标准常规课之外的校本课程,如智能编程、哲学逻辑、金融理财、游泳马术、烹饪手工、高尔夫球、农场体验、工厂实践、越野徒步等,让学生在紧张的学习之余拥有缤纷多彩的校园生活。

65岁名校长贺优琳重回教育一线:至少还要再干2个5年

同时,学校还设有春耕节、秋收节、工匠节、诗书节、科学节、文化节、体育节等校园节日。还有周末感人日、成长分享日、小校长日、小老师日、成长论坛、吐槽日、赞美日等成长展示日。还将举行才艺博览会、社团营销会、学习交易会、职业模拟会、班级联谊会、大咖分享会、家长展示会、亲子嘉年华等成长助攻会。

贺优琳做了一番计算,如果一切顺利,今年将招3000名学生,明年计划招3000名学生,后年计划招3000学生,三年之内就可以给中山市创造9000个优质学位,也为中山腾出了9000个公办学位。

在2月28日召开的迪茵公学建设座谈会上,三角镇党委书记李宗说,三角镇党委政府迅速成立专门的工作小组,由书记、镇长任双组长,分管教育和城建的两个班子成员任副组长,每周带队去公学现场一次,把服务做到家门口。“假以时日,迪茵公学必将打造成大湾区最好的民办学校,也会是全市教育领域中的一颗明珠。”他说。

65岁名校长贺优琳重回教育一线:至少还要再干2个5年

南都记者对话贺优琳:

家长不需要送礼 请大家监督

南都:您对办这所好学校有怎样的要求?

贺优琳:我们必须宣誓,要办一间风清气正的学校,曝光在阳光下媒体中。我来到三角,就向镇纪委汇报,要办一间风清气正的学校,干干净净做事,清清白白做教师。制定规章制度,违规就曝光。家长和老师之间不需要送礼办事,清白明了,一视同仁对待每一个孩子。以前出现这样的情况处理也是低调,好像偷偷摸摸怕别人知道一样,有的处理起来也没有下狠手,今后一定要做到这一点,处理也会曝光在阳光下,也请大家一起来监督。

“到了我这个年纪真的不怎么需要花钱”

南都:您和民森集团董事长李立是怎样的相处模式?校长的发挥是否会受到限制?

贺优琳:重回一线,我和他说“李总你想好没有?我们登记的是非营利性学校,就意味着这所学校不能赚钱,我们要提高教师待遇,加上疫情影响,估计要亏损好几年。”他说“有结余归学校,亏了就找我。”

后来我就说我们两个老人家在这里办教育,一个投资,一个管理学校。我当时就讲李总学校投资你负责,学校我来办。李先生很有家国情怀,我遇到了一个懂教育的人,对教育有感情的人,因此我们才能合作,才能够走到一块,我很敬佩和尊重他。

任何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城市建设都必须以先进的教育做引领。人才关注什么?首先是关注下一代、关注孩子,就自然会向有优质教育资源的地方聚集。我认为迪茵公学非常难得,除了区位优势得天独厚,不计成本办学;有2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一起办学、二次创业,也是前所未有的。

南都:网友有一种声音,能请贺优琳出山,一定薪资不菲,能谈谈您如何看待待遇问题吗?

贺优琳:其实到了我这个年纪,真的不怎么需要花钱,吃得清淡,穿得简单,我一个月有两万多元的退休金和补贴,爱人退休后待遇也不错,很多人说我没有必要拿自己的荣誉和走过的路再做个赌注,因为我办得好是应该,办不好就毁了名声。但我是为了一份社会责任,为了家长和孩子期盼的目光,不是冲着钱来的,也没有和企业家老板谈判。

“一个人真正的黄金期从退休开始”

南都:65岁重回一线,很多人担心您的身体,您觉得能承受住压力吗?

贺优琳:创办一所新学校,的确是压力很大,尤其最近总下雨,下的心惊肉跳,因为怕影响学校工期。但我觉得,其实一个人真正属于自己的黄金期,是从退休开始,大概到75岁左右,也就是有15年。这15年我已经过去了5年,也就是说黄金期过去了三分之一,还剩下三分之二。在学校创建办,家长们对我说,贺校一定要再做校长更久一些,我们把孩子交给您了,我原本计划再做5年,但面对信任,我前所未有地意识到健康很重要,一个5年不够,至少要2个5年,我会保重身体,争取多和孩子们在一起,乐在工作中。

贺优琳:广东省中山纪念中学原校长、党委书记,第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劳模、中山市迪茵公学校长。

统筹:刘军

摄影:刘军

采写:南都记者侯玉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