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癌21年不舍三尺讲台,平乡“最美”校长王赞岭离世

新闻提示:庚子年6月3日,邢台平乡县第二中学的教职工迎来了又一批学生开学,却再也等不来他们敬爱的王赞岭校长了,校园里、餐厅内、宿舍间,再不见他忙碌的身影。

组建于2013年的平乡县第二中学,是一所农村寄宿制初级中学。在许多人“唱衰”农村教育的形势下,这几年在平乡县的口碑很好,在周边教育圈的影响越来越大。

这一切,都源于平乡县二中的校长——王赞岭,他以勇于担当、无私奉献的精神投入到办学中。当人们问起王赞岭,你已到了临近退休年龄还这么拼命地干,图个啥?王赞岭平淡地说:“我忙忙碌碌地度过一年又一年,但我很欣慰。特别是近几年,我的学生都考好了,我的心里比什么都高兴。”

患癌21年不舍三尺讲台,平乡“最美”校长王赞岭离世

初衷:办一所家门口的好学校

上世纪九十年代,王赞岭的一位乡亲花去上万元,把孩子送到邻县的一所中学,但孩子上了一段因不适应学校环境跑了回来。这位乡亲想托他给本县学校说说继续上学。当时各学校已招生完毕开始上课,王赞岭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孩子进了校。几经折腾,既耽误了孩子的学习,已交的学费也打了水漂,使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这位乡亲含着泪水对王赞岭说:你是大学生又是教师,你不能给咱乡亲们办一所家门口的好学校么?在王赞岭的印象中,这样的例子何止一个。

1999年,厄运降到了他身上,他被确诊为患小细胞肺癌。同年10月,他做了手术,摘除了右肺,并定期做化疗、放疗。2005年,身体康复的他,主动请缨去平乡益华中学工作。当时学校领导担心他的身体,但他“打包票”说自己没问题。在那里,通过课题开展,他把教师凝聚在一张网下,形成课堂教学改革的合力。不负众望,从2005年课堂教学改革成果初显,到2010年,平乡县益华中学教学成绩一年一个台阶,成为当地老百姓心中的好学校。人们担心把王赞岭累坏了,可他说:我的身体不是很棒吗?从此他落了个“传奇式校长”的美名。

2014年,王赞岭又一次请缨,到刚刚重组的平乡县第二中学担任校长。一所新学校,一切都需要从一点一滴做起。如何把这些来自不同学校的教师、学生凝聚在一起,形成一股向上生长的力量,重新担任校长的王赞岭,不停地追问与反思。

患癌21年不舍三尺讲台,平乡“最美”校长王赞岭离世

操刀:十年再磨剑

学校的工作千头万绪,他首先从安全问题抓起。

他带领教师,排查宿舍安全、学生就餐秩序,并制定相关制度。学校的一切制度首先从校长做起、从教师做起。白天坚持和教师们听课、评课,晚上照常和值班教师一起查宿舍。他拿着手电筒,从一楼到六楼,而且一直走在最前面,还会和你一起蹲在学生宿舍门外,等着孩子们都睡下再悄然离开。

安全有了保障,接下来就是行为规范。学校制定了地不留痰迹、桌面不留墨迹、墙面不留印迹、室内不留污迹的环境管理“四不留”,行为规范“十不准”“教师禁语”“教师公约”等规章制度。这些制度,校长、教师以身作则带头遵守,并从学生一举一动的细节抓起,全校师生样样做的有模有样。拥有2679名学生的寄宿学校,却没有宿管和保洁员。这也许是王赞岭的又一个创举。

王赞岭认为,学校教育不要给学生背不动的书包,要给学生带得走的东西。要引导学生把小事做的一丝不苟,把细节做的精益求精,让学生在这里养成伴随一生的好习惯。

患癌21年不舍三尺讲台,平乡“最美”校长王赞岭离世

学校真正发展要靠教学质量的提高,归根到底要有一个高素质的教学师资团队。

2015年秋,王赞岭在一次培训中接触到了北师大教授张东娇,交流中与他们的教育理念产生共鸣。他邀请该校教授来二中考察,最终确定了以文化引领学校发展的思路。借助京津冀一体化战略,他数次去清华、北大、良乡五中,铺开了去北京的“取经之路”。

“先把当前该做的做好,比如授课:多听优秀教师的课,对比自己和他人的区别,吸取他人的优点,形成自己的特色,另外学校会不断为你们提供外出培训和学习的机会。”这是王赞岭校长转课堂时老师们经常听到的声音。

王赞岭带着老师学习归来抓实践更是一丝不苟,亲自查看学生听课样态、老师上课状态。王赞岭通过观察,觉得农村的孩子更有必要走出去开阔眼界和心胸!他鼓励老师带着学生去“游学”,天安门、长城、博物馆、高铁站、飞机场……

患癌21年不舍三尺讲台,平乡“最美”校长王赞岭离世

内核:与学生最亲

王赞岭与学生最亲,与学生交朋友谈心是他一个习惯,临毕业班还要听取一个个学生的意见、建议。他不是对自己的管理缺少自信,他也不是不相信自己的教师,而是他更加迫切想知道学生想要的校园环境和教育方式是什么。

平时,王赞岭不仅管理学校事务,而且在百忙之中还不忘关注与关心着每一位学生的学习和生活状况。用他的话说:“让每一个孩子都成为二中学生样态。”

王校长有次在巡课过程中发现一个学生没有认真听课,他在旁边默默地观察这位学生直到下课,下课后王校长把这位学生叫到办公室,王校长面带微笑问他:“上课老师讲的听懂了吗?”这位学生只是无奈地摇摇头说:“没有。”“为什么没有听懂呢?”王校长接着问道。“听不懂,也听不会,所以就不想听课。”该学生说道。然后王校长说:“先慢慢来,你最喜欢上什么课?”他说“语文”。王校长鼓励他说:“好,那你就在语文课上多积极发言,并且要帮助其他语文成绩不好的学生。”最后王校长还询问了这位学生生活及家庭情况。

听了王校长和他的交流后,这位学生找到了自信。一个学期过后,他的成绩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患癌21年不舍三尺讲台,平乡“最美”校长王赞岭离世

遗憾:再给两年时间

三十多年对乡村教育的坚守,王赞岭无悔无怨。

他总是感叹时间不够用,在学校每天工作都在10多个小时,可他和一个普通教师拿一样的工资。学校办公室就是他的家,热水壶、电饭锅、方便面一样都不能少。

采访中,学校老师提到一个细节:会议室在五楼,王校长肺叶切除手术后,每次去会议室都很困难。每爬一层楼都能看见他站在那大喘气。

2020年3月王赞岭感觉身体不适,但是仍然坚持在疫情防控的一线,他说学生不开学,我们就利用这段时间研究完善学校的一些规章制度。

3月25日,王赞岭主持召集了第二中学、第四中学、油召中学、第七中学四个学校的中层在一起进行了两天的讨论,制定出了二中集团发展规划。会议期间,他疼痛难忍时候,提出让同事给他掐掐背,然后继续讨论。

5月份王赞岭病重期间,在病床上心里牵挂的依然是学校工作安排,强撑着对学校的管理细节进行部署和安排。他说:“只有说起学校的事儿,我才能忘记了身体的疼痛!”

当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这个从不服输的校长,握着教育局长的手,说:“再有两年时间,我就没有遗憾了!”

6月3日,这个平乡县教育战线上的“拼命三郎”走了,匆匆走完了54岁短暂人生。生命尽头,他拒绝同事探望,他还与包联的学生视频通话,他还乞求大夫加最大药量,让他回到校园岗位……

6月10日,邢台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县委书记杨宪春在中共平乡县委教育工委、平乡县教育局《关于追授王赞岭同志为“平乡县优秀共产党员”“平乡县教育功勋人物”荣誉称号,在全县党员干部中开展向王赞岭同志学习活动的请示》上作出专门批示。

王赞岭走了,王赞岭的精神和执念却植根在平乡县二中集团和平乡县教育战线的每一个教职工的心中。

一位老师写下这样的诗句:今年校园的月季花开得格外绚烂,学子归来,书声朗朗,校园重新焕发生机,老师们依然耕耘在您热爱的那片沃土,一切都是您期望的样子,请您放心。

(燕都融媒体记者 张会武 通讯员 杨午 学存 文/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